|| 首 页 || 产品 || 服务 || 关于软想 ||
  公司简介
  核心技术
  联系软想
  软想动态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 027-85325681
技术热线 027-85325681
         15717125018
 
网络联系:
QQ: 911206965
E-mail: whrx2010@126.com





























































































































































































































































































































































































































































































































































































































































































































































































































































































































































































































































































































































































































































关于软想 > 软想动态 >知识产权受压证据 -2016-8-29


     由于本案的二审判决书上有大量的问题,并且从判决书上看不出本案的真正上诉理由,又拒绝回答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严重违反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所以,我们决定申请再审。此案导致我们后续两个相关专利没有公布,相关产品也全面停止了发布,影响了人类的文明进程,已经使世界上很多技术精英都在作无用功但却又并不自知,并且最后还误导了中国的大决策,因此,我们更要申请再审,并要顺便解决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
    由于《软想DCorp框架》是由一个人完成的,所以,此案还说明,世界的进步主要是靠极少数人、极个别人的引导才能发展到应有的高度,而不是靠大众的力量,更不能靠发动大众运动,此后《软想工勘察软件系统》的发展再一次印证了这一观点,《软想工勘察软件系统》也是由软想创始人一个人完成的,自从《软想工勘察软件系统》的营销渠道被全面封杀之后,整个国家的勘察设计技术的发展就长期处于瘫痪状态,发动大众所搞出来的成果全部构成了未来正常发展的障碍。
     为了保证再审申请书能立案,在提交再审申请书前,我们从2014年7月份开始,先后两次向中央上书,主要反应全民科研问题、BIM 运动问题、上海电子审图的问题、行业组织的问题及建设行业垄断体制、技术打压、专家腐败等方面的问题,还强烈建议我即将要提交的本案再审申请书起码要能立案,但是,上书中央后,情况反而更加恶化,腾迅迅速公开出面推动《互联网+》,华为也调整了战略,迅速发布了《业务驱动ICT基础架构BDII》,均对本产品有强大的针对性,但又都对本产品一知半解,属浅层思维,犯了举国战略错误,同超前大规模搞建设、建鬼城一样,为未来的真正发展设置了大量障碍。说明在纯IT行业也有专家在背后向国家灌迷魂汤,专家按利益集团的要求控制政府决策,我所涉及的建设行业和IT行业都是这样,说明中国可能全面进入了专家乱政时代,要引起国家的高度警觉。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07月08日收到了本再审申请书,但后来仍然一直没有立案,本案一直没有请律师,是因为后来经济上遇到了困难,而我又不想专门为了经济去改变人生的方向。

    这是一个最典型、创造性最充分、全部证据无懈可击、颠覆行业现状的申请文件,可以作为专利审查的教材案例,同一类型的申请,华为的对比文件1远没有如此创造性,华为的对比文件1只是定制一下传统静态网页中的关键字,当有这种需求时,还必然会产生这种想法,可以说是没有创造性,但是却又授权通过得特别快,专利授权怎么能不同的公司区别对待呢?下面公布本案的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
    名称:武汉软想科技有限公司。
    住所地:武汉市桥口区利济南路安乐巷10号602室
    法定代表人:吴鉴刚,技术负责人
    邮编: 430030
    通讯方式:电话:027-85325681 13886155296
    信件:武汉市桥口区三曙街安乐巷10号602室
    邮编: 430030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
    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
    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张茂于,副主任

再审事由:
    再审申请人因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高行终字第1266号行政判决,现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二条,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
    1 撤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高行终字第1266号行政判决书,依法改判。
    2 本案一审、二审及再审诉讼费用全部由再审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庭审过程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高行终字第1266号行政判决书犯有如下错误事实:
    错误1:庭审过程中刻意回避焦点问题,并且在辩论刚涉及焦点问题,对方尚未回复时就突然宣布结束,我们当场就说辩论没有结束,但法官却说要靠判,而不是靠辩,但最后又不按实际去判。
    错误2:整个判决书看不出武汉软想的任何诉讼理由和上诉理由,仅有由法官创作的两句无任何实质性内容的上诉理由。
    错误3:上诉状开篇就以简短的语言提出了一审判决的五大错误事实,但从二审庭审到二审判决书全部避而不谈。
    错误4:最后下二审判决结论时直接违了反专利法,每一个判决要点都刻意忽略实质性的特点,关于区别1)实现分布式处理的功能,说对比文件1需要时也很容易实现,却又避而不谈到底如何实现,更无相关的证据;另一方面二审判决书关于区别2)还坚持了臆想对应关系的错误。
    关于区别1),本案实质性的特点不是位于功能层次,而是位于实现功能的方法层次,动态网页及分布式处理在功能上早就实现了,但采用本申请文件的方法则是首次,一审判决书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下判决时讲了一句“将相应的应用程序通过改造分布到web系统的一台或多台设备上”,我们在上诉状上指出我们的方案不需要改造应用程序,是一种自然的分布式web系统,二审在这里实在找不出依据就强行说很容易,不需要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区别2),本申请的创造性全部源于权利要求1第1)步参数块的设计思想的创造性,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七大步骤中的后六大步骤全部都是第1)步嵌入参数块独特设计思想的展开,后六步与第一步是相互印证,浑然一体的,因而七大步骤全部与对比文件1有着实质性的不同,对比文件1根本就不涉及这些实质性的特点,二者不存在实质性的对应关系,所找对应关系全部位于非实质性层面。
    错误5:二审判决书上仍然到处出现了“很容易想到”一词,却又提不出已经有人想到过的任何证据,但从对比文件1上却很容易找到相反的证据,对比文件1上有证据表明,对比文件1的作者已经想过了要实现本申请的某些技术效果,但由于本申请方案的非显而易见性而实际上并没有想到本实现方案。
    本案的核心是要正视本申请文件与对比文件1的实质性的区别位于嵌入参数块上,且后续所有处理步骤都是对嵌入块的展开处理,如果嵌入块实质上完全不同,后续展开处理实质上就自然完全不同,对比文件1的作者想要达到本申请的某些技术效果,实际上却又没想到本申请的具体方案,只要一抓住这些线索并找出证据,则一切都清清楚楚了,最高人民法院要想真正搞清楚本案就要强制被申请人必须直接答复这一区别。

    下面进一步提供上述错误事实的证据:
    关于错误1的证据:
    二审庭审辩论阶段前,法官一直在引导双方谈论简单的公识常识问题,武汉软想一直想找机会引向焦点问题,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准备把上诉状中提到的五大错误事实宣读一下,但第一条还没有读完就被法官打断了,因此,在辩论阶段前就刻意避开了全部焦点问题。最后在辩论阶段法官也只是问大家有什么要说的,武汉软想便主动提出焦点问题,但只提一个,还没有辩论完就突然结束,法官还说已经很清楚了,靠辩没用,要靠判,由于这话是在复审委最后不能回答的情况下讲的(辩论结束于武汉软想提出的:静态网页也象对比文件1一样采用关键字加标识符的模式,而我们的设计思想不是采用这种模式),武汉软想当时当然会认为法官说很清楚了,是说复审委有问题,当时就是因为这句话导致武汉软想也没有强烈坚持。这是有意剥夺当事人的辩论权,怕越辩情况越清楚。

    关于错误2、3的证据:
    详见二审判决书及二审判决书注释。

    关于错误4的证据:
    关于二审判决混淆实质性的特点所位于的层次问题详见二审判决书注35,关于二审判决臆想对应关系的错误,详见二审判决书注36,更实质性的证据详见二审判决书注9-19。
    关于本案实质性的特点不是位于功能层次,而是位于实现功能的方法层次,这里再举一个例子就清清楚楚了,例如,要实现从武汉到北京这个功能,用步行、坐火车、坐飞机的方法都可以实现,要从这三种具体实现方法上找实质性的特点,仅仅看是否实现了从武汉到北京这一功能,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这是在上诉状中就提到的一个公知常识错,但二审判决书仍然要坚持犯这个错误。
    关于找对应关系要找实质性对应关系的重要性,这里也举一个例子。例如,猪与狗都有两只眼睛,四条腿,两只耳朵,一条尾巴,但这些都是非实质性的对应关系,你找来找去,找出那么多,有什么意义呢,能说明猪与狗的实质性特点是相同的吗,还有猫、牛、兔都有这些特点,其实质性的特点是相同的吗?

    下面进一步提供本申请文件与对比文件1的实质性不同的证据:
    对比文件1中的参数块采用的是传统模式<关键字 标识符>,关键字是诸如if, while等条件或循环语句,或其他任意扩充的功能语句,标识符就是语句的参数,其设计思想是,当程序遇到关键字就以标识符为参数,执行关键字所代表的功能,这同传统静态网页的设计模式是一模一样的,例如<table width="100%"></table> ,其中, table是关键字,表示画一个表格,width是参数,表示宽度,当程序遇到table时就以width为参数画一个表格,遇到/table就结束。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对比文件1到底是不是采用这种模式,先看看对比文件1所举的几个例子:
    <if iIsStudent> <else> </if>,
    <Iterate nNameList> </Iterate>,
    <* nNumber>,
    <Include src=”footer.html”>
    其中if,Iterate, *, include就是关键字,关键字放在前面,相当于上述table, 其中/if, /Iterate表示相应的关键字作用的范围结束,相当于/table, 而*,Include在一个块中就结束了,不需要/,很显然,其设计思想同传统静态网页的设计思想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要自定义关键字,所以就变成“动态”了。其权利要求的一切步骤都是围绕上述设计思想进行的,二者是可以相互印证的。
    而本申请文件的目标代码定位参数完全没有关键字,其本质模式是<% 进程号 命令码 %>,我们放在前面的是进程号,显然不是脚本关键字,且不需要作用范围标记/, 进程号与命令码联合起来代表一个代码位置,试想想,如果在进程号位置放一个if之类的脚本语句,能表示出一个统一的代码位置吗?二者的属性相同吗?所以,我们的这种模式是把对比文件1的模式和其他传统模式完全排除在外的,二者是没有交集的。我们的参数块处理程序不是遇到关键字就执行同关键字相应的操作,而是遇到%就把其后的进程号和命令码组合起来,并与浏览器参数合并,发往参数块所定位的web应用程序,详见本申请权利要求1的步骤4)。本申请文件权利要求1的所有步骤都是第1)步的展开,连第1)步都没有交集,后续各步的实质性的特点怎么可能被对比文件1公开,逻辑上讲得过去吗?
    我们的参数块的内容就决定了我们必然是这样处理的,对比文件1的参数块的内容也决定了他们必然是那样处理的,二者从基础到展开都全然不同,不存在实质性的对应关系,二者所能找出的对应关系都位于非实质性层面。
    正是由于武汉软想的参数块是一个纯定位参数,由此而采用了一系列独特的处理方法,不仅带来了自然的分布式web效果,带来了分布式应用与集中式应用无差别的效果,与对比文件1相比,还带来了在台式机与嵌入式系统中均适用的效果,带来了动态网页的开发及维护管理更加方便的效果,如果采用对比文件1所述的参数块,就产生不了这种技术效果。

    关于错误5的证据:
    从对比文件1中找不出任何能很容易想到本申请文件所述参数块的证据,但却很容易找到对比文件1的作者迫切想达到本申请文件所能达到的某些技术效果,但由于本方案的非显而易见性,却实际没有想到证据,现说明如下:
    对比文件1发明内容的最后一段如下:“综上所述,本发明可以提高网页维护效率,并且,本发明在嵌入式设备上实现”。说明作者想过了网页维护效率的问题,想过了在台式机上应用的问题。
    由于其参数块采用的是传统静态网页的设计思想,关键字有一个作用范围,作用范围要通过/结束,例如,上述/if, /Iterate等,本申请没有作用范围这一概念,且设计思想在网页端更加简洁、独立,显然网页维护更加简单高效,这说明对比文件1的作者想要提高网页维护的效率,但由于本方案的非显而易见性而实际上并没有想到本方案。按本申请文件所述设计思想和步骤,不仅在嵌入式系统上可以用,在台式机上也可以用,甚至在台式机上的功能比asp, jsp更强,用法也更简单,对比文件1的作者显然认识到其设计思想不适合于台式机,但实际上却没有想到改用本申请文件的方法就适合于台式机。至于在分布式处理领域,对比文件1完全不涉及,且要求的思维难度更高、更隐含,对想过了的更简单的问题实际上都没有想到答案,却说连想都没有想过的更复杂的问题很容易想到答案,这显然就更不符合逻辑、更没有依据。很显然,从专利局,复审委到一审、二审大量用到“很容易想”到这一词,均属主观臆想,未经质证,毫无证据!但相反的证据在对比文件1上却很容易找到!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
                            法定代表人:
                            再审申请日期:

    下面公布本案二审判决书及软想公司的注释:
































版权所有 武汉软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 鄂ICP备05027065号
公司地址:武汉市汉口桥口区利济南路安乐巷10号 邮编:43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