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产品 || 服务 || 关于软想 ||
  公司简介
  核心技术
  联系软想
  软想动态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
027-85325681
技术热线
027-85325681
15717125018
 
网络联系:
QQ: 911206965
E-mail: whrx2010@126.com


























































































































































































































































































































































关于软想 > 软想动态 >绝不准把枪口死死对准国家的命门 -2018-12-29


                  作者:软想创始者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让国家的命门受到维护、而不是受到伤害!

    在封建王朝,国家的命门就是国王的王位,自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开始,国家的命门就变成了生产力,只有生产力提高了,经济的增长才是稳定的、有效的,综合国力的提升才是实质性的、长久性的,如果生产力没有提高,纯靠刺激房地产拉动消费等方法所获得的经济增长是不稳定的、是无效的,因为你靠全民成为房奴、拼死拼活所赚来的钱是有限的,是属临时透支的,这种钱再多也是危险的,只要随便出现一个不确定因素,这些钱就可以瞬间用光,你不仅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大笔债。 因此,生产力才是国家的命门,绝不准把枪口死死对准国家的命门,生产力一毁,则举国俱毁。
    人类的劳动产品,可以分成两大类,第一类是不直接影响生产力的产品,例如,用来入住的房子,只要能住人就行了,其档次的高低并不会直接影响生产力的发展。第二类是能直接影响生产力的产品,例如,勘察软件的优劣,就直接影响到整个行业生产力的高低,仅第三代自动分层一个功能就可以将生产力提高到一个新台阶,利用该功能,原来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是半年的工作,现在可能只需一瞬间就能完成,并且能以更高的质量完成,这就是第二类产品大突破的巨大威力,第二类产品的每一次大突破都属于生产力的一次重大飞跃。
    既然第二类产品如此重要,那么重点由国家出钱出力,并垄断市场,集中力量统一研发行不行呢,答案是否定的,这种想法表面上正确,实质上是错误的,具有《滥用监控及扼杀于摇蓝战略的危害》一文中所讲的庸人思维特征,这种方法会导致不断监控领域技术带头人的创新思想,创新思想一出现尚未成熟就会迅速被利益集团夺取,然后安排并不具备创新能力的人去发展、甚至是迅速推向全国,同时通过市场垄断断掉原创者的财路,阻止原创者能力的进一步发挥,这种搞法实质上是发动了经济内战,在这场经济内战中,抑制了自然产生的领域技术带头人的能力,延缓了行业应有的发展进程。任何不利于公平竟争的手段和机制都不利于第二类产品的发展,都对领域技术带头人有伤害作用,而领域技术带头人是第二类产品能否产生大突破的关键,是不应该受到任何伤害、抑制和控制的,损害这些人,就是损害生产力,就是损害国家的命门。

    下面主要通过软想公司的相关经历来举例详细说明上述问题

     软想公司自创业以来的每一个产品都属于第二类产品,每一个产品都含有行业大突破,但每个产品又都受到了不正当抑制,这种举国抑制机制的危害是相当大的,延缓了行业生产力的发展进程,甚至直接限制了行业生产力的大突破。
     在每一次行业大突破事件中,必有一位领域技术带头人,这个人起着关键作用,是绝对不能被伤害、抑制和控制的,由于这类人的思维方式往往与众不同,很容易受到攻击,也很容易不被理解,这些不被理解的地方,甚至被认为是错误、缺点的地方,往往就是成功的关键之所在,在此先举一个例子加以说明。
     软想公司在勘察行业受到了强烈抑制后,于2017年初正式转入了教育软件行业,在迅速取得了一部分成果之后,急需用钱,这时,有一位老用户突然雪中送炭,希望我们能卖掉勘察软件代码及两个专利的知识产权,买方是他的一位国外朋友,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一件非常合理的好事,因为一下子解决了所有的经济困难,这对当时主攻的教育软件还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我当时仍然毫不犹豫地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一般人应该都会认为我的这一决策是错误的,但是,其中隐含有如下两大原因是一般人无法知晓的:
     第一:我们的勘察软件代码较多,但又都没有写文档,他们拿到手后应该难以修改,必定要我们花大力气写文档,很可能还会有其他源源不断的麻烦,而我当时认为教育软件领域无法实现100%的垄断,应该大有可为,当时刚开发完成了一部分产品,还有很多事,不可能有这个时间去配合他们搞勘察软件。
     第二:他们买了我的代码和知识产权之后,我今后显然就会失去在勘察软件领域的独立发展机会,这对国家今后在本领域的长久发展是不利的,因为我深知自己在本领域中的作用是其他人所难以替代的,首先,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如果我完全退出了勘察软件领域,如今的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就不会这么快问世,这一点应该是很清楚的。其次,我个人的技术特征弥补了整个行业的不足,整个行业的不足就是不能准确地理解用户深层次的本质需求,并在此基础上创造性地加以扩展满足,而我习惯于根据用户反馈的少量信息作出巨大改进,这些改进还往往会超出用户的想象,但其他公司很难做到这一点。

     关于我个人的技术特征弥补了整个行业的不足这一观点,估计还是有人不太清楚,下面再举两个例子加以说明。
     例如,我们最初的自动分层没有考虑人工限定年代成因,年代成因是全自动确定的,2015年杭州有一家用户指出他们的工程必须人工限定年代成因,我们不到一个星期就解决了这一问题,但是,我们以此为依据作出了两点更深层次的改进是超出了用户想象的,我们还提供了快速批量确定年代成因的方法,并且我们还提供了全自动确定分层参数的方法,这就是第二代自动分层思想,这两点改进的作用特别巨大,但用户是提不出来的,如果用户是同其他软件人员沟通同样一件事,是达不到这种整体效果的,现在有很多人在背后说我不容易合作,不容易沟通,这与实际是恰恰相反的。
     再举一个例子,武汉市有一个用户说他们的工程还没有分层就要根据野外描述画出柱状图,我根据这一句话很快就提出了混合层的概念,且标准层与混合层能相互转换,这是本软件体系结构的重大变革,这一点是超出用户想象的,用户是提不出来的,如果不反复使用,绝大多数用户甚至不理解这样搞的优点是什么,其他软件公司应该早就知道还没分层就要画柱状图的需求,但他们却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我们的这样一种超出用户想象的改进。
     从软想勘察软件早期升级记录中可以看出,软想工勘软件系统于2012年3月首次公开推出,随后作了大量的修改,所有这些修改,一般都是由我根据用户提供的少量信息作出大量相关扩展而成,很多改动都超出了用户的想象。

     所以,国家即使发动再多的用户,联合再多的软件公司,拚命沟通,拚命合作,其沟通合作成果也往往超不过软想公司一个人同周围少数个别用户的合作成果,象国家的BIM,OA,电子审图等项目均属于这种情况,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都是企图搞一个垄断框架,限制行业的自由创新,这不仅不是行业的本质需求,而且还与行业的本质需求背道而驰,结果花了无数科研经费和精力,所起的仅仅是阻碍行业发展的作用,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我于2014至2015两年间曾多次上书纠正,但收效甚微,其中只有抑制上海电子审图快速推向全国这件事起了一点作用,因为我当时快速写了一个实质性审图软件有很强的震慑力。还有象自动分层这样一个具体而又明确的需求,整个行业吵吵闹闹搞了多年,仍然搞不清楚最终能搞成什么样,这个需求连用户都不是太明确,一般纯搞计算机的软件人员更不可能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我在此并不是说BIM,OA,电子审图就完全不能搞,而是说中国目前的状况决定了中国集中力量搞出来的东西往往会与实际需求背道而驰。

     既然我在勘察软件行业能发挥如此重大的独特作用,但为什么又反复挣扎多年却仍然发挥不了实际作用呢?这当然是一件看起来非常奇怪的事情,主要原因有如下三点:
     第一,与中国的体制有关,中国的体制决定了对权力和和经济利益的畸形追求。在中国的体制下,在勘察设计行业,短期的经济利益与生产力的高低、与勘察设计质量的高低关联不大。
    第二,有真正知我底细的人知道我有行业变革的专长,心里非常恐惧,一开始就不断进谗言、出歪策,一方面联合竟争对手,另一方面联合中央,或者说与竟争对手联合直通中央,用欺骗的手法控制相关上层发出错误指示,出台大政方针,形成了一种上层被底层小人所利用的局面,也可以认为上层有竟争对手的后台。我们在2015年就知道控制采购大权的勘察院长都受到了某种错误指示或相关组织的控制;勘察设计行业的政府推介机制自2014年软想的成果通过了省级鉴定后就突然变了,不按实际,而按妄言和妄想,在这之前至少在武汉市还是正常的;还有,夺取一个人的创新思想,再安排另一个帮派中人去变现邀功,不惜降低应有效果,这种搞法非常类似于我在某大型高科技公司曾遇到过的一位大领导的风格,这种风格现在传给了国家,对国家是有重大损害的。 值得注意的是:拨乱反正的正当指示还是可以发的,不能因噎废食。
    第三,我在国家的经济内战中属于被攻击方,且孤立无援。我不愿加入任何利益集团或任何组织,竟争性国营企业或股份制国营企业都属于利益集团,有官方后台的民营企业也属于利益集团,都不利于公平竟争、不利于公平正义、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凡利用结党、结帮、结派、结组织的方式获取利益都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我不主张利用人多势众、出谋划策、夺取特权来获取利益,自己不举张的事当然不会积极参与。当然,一定会有人认为我的这一想法属于决策错误,或属于性格缺陷,或属于大脑有问题,实际上都不是,从个人的角度看,我所追求的是个人的能力和意志不能受到任意抑制,从国家和社会的角度看,我所追求的是生产力的发展能实现最大化。

     上面提到的关于经济内战的问题很重要,为了让国家下一步能提高认识、走上正轨,在此还必须进一步加以说明。经济内战包括行政垄断、组织垄断、舆论垄断、大数据垄断等主要形式,设置壁垒、门槛、滥设评价权、运动式推进等是其典型实施方式。
    如果垄断是由于产品的确优秀自然形成的,这对国家应该是一件好事,说明国家有真正优秀的产品,这不属于经济战,经济战中所讲的垄断都是采用权力、帮派、组织等方式形成的,其中行政垄断动用的是官方权力,组织垄断动用的可以是官方权力,也可以是非官方权力,都可以起着让竟争无法公平展开的作用,其中,国营企业的采购控制权属于权力大枢纽,属于必争之地。舆论垄断采用众口铄金、假见证、假理论、假权威、各种一面之辞等误导用户作出错误选择。大数据垄断导致商业信息、商业情报的不对称流动,对没有后台的民营企业是最为不利的,他们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之中受到了控制。
    国家即使搞一个法律要严密保护大数据都是无用的,凭中国人现有的素质,有钱有权的人只要随便贿赂或操纵一下操作员就可以获得任意信息,这些信息甚至还可以任意传给其他国家,因此,保障国家安全的最高策略应该是在还不具备足够的防范措施之前,要尽量抑制大数据的收集和使用。
     经济内战中的行业运动的危害是最大的,行业运动有一个很显然的效果就是很容易将某个创新者尚未完全成熟的想法甚至是一个错误迅速推向全国,同时主要利用行政和组织手段,辅以舆论和大数据手段,滴水不漏地全面控制市场,从而自然断掉了原创者的财路,自然阻止了原创者在该领域继续创新发展,也自然阻止了原创者在该领域修正过去的错误、实现自我革命,从而导致整个行业长期处于浅层非创造性复制状态,这种状态在短期内似乎还可以表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很快行业就会停滞不前,也就是说,行业运动具有专杀领域技术带头人从而导致行业停滞不前的作用,这一效果是非常显然的。

     关于行业运动的以上效果我们在此举一个实际例子加以说明。
     软想第一代自动分层系统刚刚推出时还并不成熟,大家现在知道后面还有第二代、第三代,但模仿者一开始就如痴如狂,快速组建了官商联合体,采用经济战手段先全面控制市场,还辅以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限制性大政方针,还从法律上规定这些大政方针不准被妄议,从而导至软想的财路全面被断,同时,与软想创始人关系较密切的亲人要么关系被断,要么财路被断,从而滴水不漏地断掉了我的一切外援,还拚死拚活、用计设局收集并捏造我的黑材料,中间施加的很多计谋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例如,断掉我同所有亲人的关系用的是立碑计,还顺便破坏了我的祖坟风水,一举多得,这种计在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还有很多妙计暂时还不能讲,一讲损害更大,还会伤及无辜,在同新加坡刚谈合作、也就是在立碑期间,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直接伤害,由于暂时还没有抓住对方的证据而不能讲。总之,用处心积虑、绞尽脑汁等来形容对方是绝不为过的,仇恨一个自然产生的领域技术带头人为何要达到如此铭心刻骨的程度?你是否知道,生产力提高了,对你的子子孙孙也是有大利益、大好处的,并且这种利益还是稳定的、实在的、永久的,这样的利益才是真正的举国利益。
     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软想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尽管仍然问世了,尽管仍然证实了领域技术带头人不可被抑制的重大道理,但损失惨重,进程延期,中间还必须经历一次要拒绝大笔金钱诱惑的心理斗争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在正常情况下,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只是由于软想创始人具有强大的意志力,对方惯用的心理战在这里才完全无效,最后才获得了成功,但行业发展总进程仍然被强行推迟了近四年时间。
     如果没有发动以上经济内战,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最迟于2015年就可以成功推出,一个国家的最大行业的生产力被人为延期了近四年的发展,如果不是软想创始人意志力起了作用,还差点永久性不能发展到应有的高度,而这个行业还是国家最大的经济体,为了实现这个抑制效果还动用了国家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是一件触目惊心的大事、怪事,值得万众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全民科研也属于行业运动、经济内战、甚至是经济混战,反对全民科研是我2014年最初上书的主要内容,这个运动是最先对我产生祸灾的运动,当我搞出第一代自动分层系统时,很多用户象疯了一样,全部想出这样的成果,还很容易与上层相应,只要他们有这种想法,就会自然抑制软想工勘软件的推广,要知道,用户一旦联合起来作假见证,其力量是异常强大的。实质上他们并不适合于搞这种课题,尽管他们结成联盟,形成市场垄断,规模宏大,最终还是搞不出来的,但对行业的技术进步却产生了巨大的阻碍作用。
    国家如果真正重视科研,就应该放开市场,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就是自然资助了杰出科研究人员,因为科研人员越杰出,他们的产品必然越优秀,用户又不是傻子,自然会选择最好的产品,这样一来,杰出科研究人员就自然有了足够的经费去从事更深层次的研究,如果一方面全面控制市场,另一方面又滥发科研经费,滥发的科研经费很难进入真正的杰出科研人员的手中,但却又很容易进入他们的破坏者手中,其效果就属于于双管齐下地全面抑制科研,相关道理我在《滥用监控及扼杀于摇蓝战略的危害》一文中讲得很清楚,不再重复。
    从理论上来说,全民科研也违背了让最恰当的人干最恰当的事这样一个管理原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专长,有些人适合于搞科研,有些人不适合于搞科研究,所以才自然形成了不同的工种,共同构成了一个合谐的社会,并且有些行业科研重要,有些行业科研又并不重要,如果一味地强调科研重要,反而会把人的思想强行搞乱,大幅度激活不正当的贪欲,对领域技术带头人会产生重大干扰,结果必然会起着祸害科研的作用,同时也会祸害相关的正业。
    综上所述,全民科研表面上是为了发展生产力,实质上是破坏生产力,全民科研破坏了自然产生的领域技术带头人的正常工作和市场环境,因此,自然对生产力产生了重大的破坏作用。

     武汉软想同时经历了以上四种主要经济内战,并且始终处于受攻击方,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经济内战属于治国谋略的一部分,有利于实现治理现代化,但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任何一场战争都应该把枪口对准敌人,而不能把枪口对准自己,而中国的这场经济内战不仅把枪口对准了自己,而且还对准了自己的命门。国家的命门就是生产力,这在邓小平时代就已经属于基本常识了,工勘软件的主要作用是提高生产力,而不是靠这种软件的营销来直接为GDP作出什么贡献,由于生产力的提高,对GDP的间接贡献却是无穷的,相信大家都能理解这一观点。
     最先接触软想工勘软件系统的六家用户中就有五家购买,很多人属于私人掏钱购买,这些购买人员都是技术专家,每人至少用熟了一种其他工勘软件,这说明了软想工勘软件系统的先进性是一望便知的,是的确能大幅度提高生产力的,很容易获得用户的认可;软想工勘软件系统通过了科技厅举办的省级鉴定,说明也获得了官方认可;软想的两个工勘软件专利都已经授权,而这两个专利都属于体系架构方面的大专利,这在中国的同行业中是独一无二的,专利授权的条件是必须具有新颖性、实用性和创造性,这也就很显然奠定了我们在本行业中的长久领先基础;我们的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变革了整个行业的思维和操作模式,能令整个行业生产力产生质的飞跃,这在全球范围内也是独一无二的。
     由于软想工勘软件与同类软件相比,差异强烈,2012年刚推出时,有一位用户就亲口讲过,谁优谁劣,连傻子也一看便知,这么大的国家,不可能相关人员从上到下全都是傻子,很显然,面对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产品,你在动用经济战的手段企图将其扼杀于摇篮,这也就是在把枪口死死地对准了国家的命门疯狂扫射,尤其是中国最近几年的房地产建设、一带一路建设一直如火如荼,迫切需要相关的工具来提高行业生产力,你却如此倒行逆施,很可能就是黑恶势力或是叛国贼,这也许就是你的真正面目!

     软想公司自创业以来,每进入一个新领域,都会引发该领域出现重大变革或重大突破,同时还会引发全国性的行业运动。《软想DCorp框架》引发了互联网+运动,《软想工勘软件系统》引发了BIM系列运动、相关大政方针变动、相关法律法规变动,《软想大道》引发了哲学社会科学运动,《软想培优机》相关思想于2017年7月份刚刚吐露、教师版于9月份刚刚匿名面世,一场全国性的教育运动及相关运动又迅速拉开了序幕。
     2017年初我们刚进入教育软件行业时,曾认为教育行业不可能实现100%市场垄断,但到2018年3月份,当我们的第二类教育软件刚完成阿里巴巴网上付费砂盒测试时,阿里巴巴就形势突变,并且国家的相关管制全面加强,尽管有些管制是必要的,象学生减负、禁止课堂不讲课后补等就很有必要,但行业运动涉及很多方面,易被坏人利用,并且某些总体上的意图还非常明显,因此,这还是令我改变了看法,确信有人企图将勘察设计行业中的一系列限制性措施移植到教育行业中来,坏人很容易以行业治理为名打击竟争对手、为利益集团谋私利、破坏生产力的正常发展,而我们的创新思想、创新成果和市场信息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受到跟踪和处理,如果是这样,我们在新行业中将会遇到同过去在勘察行业中一模一样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走到哪里,问题就跟到哪里,枪口就指向哪里,生产力就破坏到那里,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经过几个月的痛苦挣扎,我于2018年6月份决定干脆再次折回到工勘软件行业,并且决定抓住关键点持续推进,这个关键点就是第三代自动分层功能,这是行业技术大突破的核心,先重点彻底搞清楚一个行业的思想认识问题是解决其他一切问题的前提,这对公司、对行业、对国家都是极其有利的。

    最后,我要说的是,四年前你逼我离开了勘察软件行业,四年来我一直展转于反垄断、哲学社会科学、教育等领域,并且又出了电子审图、软想大道、软想培优机等突破性成果,而你又一路跟踪,有能力断掉我的六亲、断掉我的一切财路、一切外援,但就是搞不出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如今,抑制四年之后,我又突然返回,推出了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你是不是又在背后策划着再来抑制四年,如果是这样,那整个国家的品德、能力和希望都将会受到质疑和唾弃!作为一个炎皇子孙,你还有何面目存活于世?不过,我们这次主推的是低价互联网版,且定准了目标、持续推进,抑制的难度较大,尽管如此,只要动用权力和组织力量,还是可以抑制的,但恶劣影响会非常大,你要反复权衡!
     我们最后又再次转入到工勘软件行业、推出了第三代自动分层系统、完成了行业特大变革这一事实,也进一步证实了2017年我们在极其困难的时刻、在已经转向教育软件领域的情况下,仍然果断拒绝出卖勘察软件代码及相关知识产权的重大意义,也证实了自然产生的领域技术带头人掌握相关实权的绝对必要性,你不能硬逼这类人去打工,维护这类人的实权就是维护国家的命门,就是维护人类的进步。

版权所有 武汉软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 鄂ICP备05027065号
公司地址:武汉市汉口桥口区利济南路安乐巷10号 邮编:430030